Good Night

Doodle&Fanfic

《重逢何難》

※幾年前寫的舊物


春野櫻見到宇智波鼬的時候,已經非常年老了,但對方卻意外的年輕,歲月似乎是停留在他死去的那刻。

奇怪的是明明第一次見到,卻讓她感覺特別的懷念,像是已逝的丈夫的影子又出現在眼前。


她不由得感嘆,他們是多麼的相似,宇智波佐助幾乎活成了他的樣子。


頓時,有句話浮現在她的腦海中。

——我要代替鼬守護這個地方。當年佐助扔下這句話後,再度出走木葉。


但在她看來,與其說是代替,不如說是——變成了他。


這麼一想,酸澀感湧上了心頭。作為妻子,卻不曾走進丈夫的心裡,聽來事件多麼可笑的事,但她何嘗未想過去了解,可惜並未被賦予那份資格。

能走進宇智波佐助內心的人,永...

{ 2018-11-24 /1 /9 }
 

《Non-title》

※貓拔/杯,舊隨筆


Will醒得很晚,在他失眠過久後,難得的好眠讓他一覺睡到正午。他走下樓梯,順著飄出的香氣的飯廳而去,他暴躁的腸胃已經忍不住咕嚕地出聲,然在Hannibal將午餐擺放在他眼前時--驚訝放緩了他正要狼吞虎嚥的動作。

「Hannibal?」Will喚了他的伴侶,並在瞬間看見對方頭上多出的耳朵抖了一下,同時證明那不是件裝飾的事實。說真的,要是Hannibal還有其他特殊嗜好(例如扮裝癖),他絕對會拒絕接受。

「Will……我不知道怎麼回事。請你忽視它們。」Hannibal緩聲說道,遞上了盛滿果汁的玻璃杯給他。今早發現時,他已經為此折騰過了。

「這沒關係,其實我覺得……意...

{ 2018-11-11 /8 }
 

第二张是原图。

瞎几把。

{ 2018-02-25 /2 /24 }

《non-title》

NieR

Ship:Eve/Adam

▲隨筆無差。炒冷飯協會會長


↓↓↓↓

「Eve……」

他閉著雙眼,沈睡般地躺在地面,直到模糊的叫喚驅使他醒來。他隨手揉眼,坐在原地張望找尋聲音的來源。

而後,有隻手從後方按上了他的肩膀,使他猛然回頭,興喜隨之浮現於臉龐。

「哥哥--!」他站起身,張手迫不及待地撲向Adam的懷裡,他笑開了眼臉望向對方。

「Eve,你也被他們打敗了嗎。真是……,不過無所謂了。」Adam覆上他胡亂翹起的頭髮順撫,吻口中毫無波瀾。

「唔……這是哪裡啊,哥哥?」Eve噘了噘嘴,視線瞥向一旁,雙臂緊緊環著Adam深怕對方又消失不。

各式各樣的物品毫法無章地懸浮...

{ 2018-02-15 /1 /9 }
 

《Hair》

Ship:Dante/Vergil(DmC)


.
.
.
.

.

.

.

.

.

↓↓↓↓
就算在家裡,Vergil也習慣將頭髮向後疏理整齊,然而Dante認為他也許是懶得剪掉過長的瀏海,又或者,故作老成。再加上黑色的小圓帽,簡直像個油嘴滑舌的資本家。

實際上他們也才二十多歲,思想及品味卻像差了十年半載。比起一絲不苟,Dante更喜歡他睡覺時披散髮絲的模樣。

Dante坐在餐桌對面看著對方手拿咖啡同時在平板上指畫,他的腦中突然閃過了一個壞念頭,極高機率會被Vergil的幻影劍戳成蜂窩。

但嘗試危險(作死)行為可是他的興趣。

他暗暗笑了笑,下一刻他便伸手按到對方的頭頂胡亂地揉了...

{ 2018-02-08 /1 /8 }
 
1 2

© Good Night | Powered by LOFTER